• 学校首页

    贵州日报(2019.03.13)贵医的“协和基因”与帮扶合奏曲

    抗战时期,与协和一脉相承的贵医,让处于“断层期”的协和延续了医脉。近年来,渊源深厚的两校再续前缘,北京协和对贵医展开了全方位的支持和帮助

    发布时间:2019/03/13  作者:陈玉祥  来源:贵州日报  编辑:党委宣传部 陈元书  点击:[]

    携手创办“协和班”

    近日,院校一体的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下称北京协和医学院)与贵州医科大学签署协议,今后,前者将支援后者培养临床医学专业本科生,扶助该校重拾医学精英教育。

    双方决定在贵州医科大学举办临床医学专业创新班(简称“协和班”)。“协和班”将从2019年7月起开始招生,每年招生32人,学制五年。

    贵州医科大学党委书记林昌虎说,“协和班”将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帮助和指导下,以全球最为先进的国际化医学教育理念为引领,实行“协和种子培养计划”,把学生培养成为传承和发扬“协和基因”的主力,培养成为具有国际视野、创新能力和持续发展能力,能够胜任临床医疗、医学研究等相关工作的卓越医学拔尖人才,培养成为引领贵州医疗事业发展具有大格局、大视野的顶尖医学精英,为加快推进特色教育强省和医学教育现代化步伐,办好人民满意的高等教育作出积极贡献。

    据贵州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梁贵友介绍,“协和班”将改革课程体系,双语课程开设不低于30%。贵州医科大学在北京协和医学院的指导下组织教师编写教学大纲、讲义、撰写PBL案例,并严格按照教学大纲开展教学。根据所开设专业基础和核心课程组建支援培养教学团队,团队由双方教师共同组成,原则上前五届学生课程教学中不少于1/3的专业基础和核心课程由后者参与授课。

    贵州医科大学负责授课的课程,由各学院选聘学术水平高、教学经验丰富、教学效果好的高年资教师担任主讲教师。学生完成第一学期学习后,双方分别给予每位学生配备1名指导教师,负责帮助学生制定后期学习计划和科研训练计划,实现个性化培养。

    学生管理方面,贵州医科大学负责配备专门的学生辅导员,负责学生日常、思想政治管理。并在学生完成基础学习和临床课程后,利用假期组织学生前往北京协和医学院进行短期交流、培训。前者根据学生的学习成绩,对每学年班级成绩排名后10%且平均学分绩点低于2.5的学生淘汰,转入临床医学专业其它班级继续学习,缺额从其他班级遴选相应优秀学生补充。贵州医科大学设立培养工作专项经费,每生每学年投入不少于5万。

    “协和班”学生在规定的年限内完成教学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考试合格和符合条件的,由贵州医科大学颁发毕业证书、授予学士学位证书。同时,据实发放在北京协和医学院接受短期学习的证明,并由双方共同盖章。凡第五学年第一学期在读的该班学生,成绩排名在班级前90%的,由贵州医科大学推荐其免试攻读硕士研究生。北京协和医学院支持该班学生推免到该校学习,每年通过不同专业接受该班推免研究生不少于其当年毕业人数的15%。

    此前,贵州医科大学校领导多次率队赴北京协和医学院汇报交流,得到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院士及协和其他领导的大力支持。

    梁贵友说,举办“协和班”,是贵州医科大学自觉践行“教育拔穷根”“特色教育强省”“医疗健康精准扶贫”等理念的体现。学校将高度重视并加大投入,推动三教(教材、教学、教师)改革联动,优化人才教育培养机制。

    贵医的“协和基因”

    去年,著名外科专家、贵州医科大学1942级校友刘伍生教授向筹建的“贵医协和馆”捐赠了国立贵阳医学院时期使用的三件物品:英文版教材《病理学》和《实验诊断学》各一本以及一张英文便条。

    创建于1938年的国立贵阳医学院是贵州医科大学的前身。这张便条老人一直珍藏,为时任国立贵阳医学院教务长、附属医院病理科主任刘维德教授用英文书写。

    老人回忆说,先生当时用英文对我提出了工作要求。那时,学生用的专业课本是全英语教材,老师用英文上课,工作使用英语交流也属司空见惯。

    远在大西南的贵医,为何要建“贵医协和馆”,独立办学只招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北京协和医学院,为何要协助贵州医科大学举办“协和班”,地缘甚远的两校究竟有怎样的渊源?

    林昌虎说:“贵医建校于‘医学救国’的抗日烽火中,源自并受助于协和,并受到其深刻、深远的影响。两校渊源深厚,在当时,国立贵阳医学院被公认为‘小协和’。”

    抗战全面爆发后,沦陷区的众多高校师生流离失所。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一方面为收容流亡师生,另一方面为奠定西南地区的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基础,聘请以协和医学院师生为主要骨干力量的知名专家筹备,创建“国立贵阳医学院”。

    贵医的建校元勋来自协和。1937年底,国民政府教育部聘李宗恩(我国早期热带病学医学家、医学教育家)、朱章赓、杨崇瑞等教授为筹备委员,并任命李宗恩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此前,李、杨均在协和从教从医多年,朱是1929级协和毕业生。到贵阳后,他们又得到协和毕业生、贵州省立医院院长朱懋根博士的大力协助。

    学校创建后,李宗恩被任命为首任院长,大批协和人在他的邀聘下纷至沓来,如陈文贵、王志均、沈克非、荣独山、王季午、刘维德、熊汝成等医学先驱。

    大批协和师生来到国立贵阳医学院,构成学校教学、管理、医疗和科研主力。数据表明,1925级至1936级私立北平协和医学院共毕业163人,其中,有29人来到国立贵阳医学院执教,占比17.8%;1938年至1948年,有80余名协和人在国立贵阳医学院登台扬鞭,全校各科主任55人次中,来自协和医学院的有32人次,占比58%,附属医院9个院主任中有7人来自协和。

    在“教授治校”的当时,这批协和人对贵医产生了深刻长远的影响。

    贵医建校资源受援于协和。建校之初,协和给予了大量的教学仪器、实验设备、医疗器械等物力支持,其中,协和医学院的刘维德教授为了避开敌占区,从北平经上海、绕道香港至越南,再由滇越铁路往昆明,最后到贵阳,辗转运来协和支援的大量教学物资。1944年,在太慈桥湘雅村新校址,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捐建了解剖教学楼,这栋楼后被称为罗(洛)公馆,1946年,该基金会向该校捐赠旧币915万元用于购置设备。

    彼时,贵医办学模式也借鉴协和。教学体制沿用协和的“精英教育”模式,仿效欧、美。在教学计划、教材使用、教学方式方法以及教学规章制度等,大部分吸取了协和医学院的经验。课程设置完整、治学要求严谨、学生管理规范,重视学生实践能力培养和科学思维,强调教师开展科学研究,学术交流活跃。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贵州医科大学名誉校长钟南山的父母钟世藩、廖月琴均为北平协和医学院毕业生,曾在国立贵阳医学院工作。

    钟南山称:“儿时在校园长大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弥笃珍贵。贵医的主要‘血脉’来自协和,故有‘小协和’之美称。”

    贵医延续了协和的医脉

    作为彼时带“国字号”的9所医学高校之一,国立贵阳医学院出生显赫、开局不凡。

    在1938年至1947年间,因为保证教学质量,严格标准要求,推动科学研究,服务当地社会,协和特点鲜明,医疗技术高超,国立贵阳医学院蜚声海外,成为“医学界的西南点”。

    如今,针对外界“贵医是‘攀大家’、‘结贵戚’”的说法,贵州医科大学多位校史研究专家指出,史实和理据已经证明协和与贵医有着浓厚的“血亲关系”。因为种种局限,两者的血缘关系被短期尘封过,现在发掘和再现这段历史,并非人为的一时牵强附会和故意高攀。

    协和也曾命运多舛。该校1937年处于日伪统治下,1941年美日交战后,学校停办继而被迫关闭。1945年,中华医学基金会与协和医学院校董事会收回全部校产,1947年10月,协和医学院复校。

    1947年7月,李宗恩调任协和医学院院长,成为该校首位拥有实权的华人院长。10余位贵医师生参加协和的建设与复校工作。朱懋根继任国立贵阳医学院院长。

    林昌虎说:这既是对先生能力突出、治校有方、办学有成的充分肯定,同时,也是对贵医当时在医学教育中的突出地位的有力证明。

    而对协和来说,1942年至1946年则是“失落的五年”和“医脉断层期”。

    这段时间协和在哪里?协和人自己也在追寻。

    2017年7月29日,在贵医附院举办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时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曹雪涛说:“贵医与协和有深厚关系,我们可以说这时期协和来到了贵阳、创办了贵医。”

    贵医曾让协和在大山中休养生息,为其保留了精英,传承、接续了它的基因与文脉。

    林昌虎说:“李宗恩先生及其它协和人返回协和后,把在贵医积累的治校经验,把来自边疆、基层的国民教育与医疗实情,与当时的学校、社会实际相结合,进而促进了协和的发展。可以说,协和与贵医相辅相成。”

    协和结对帮扶贵医再出发

    云烟散去,沧海桑田。改革开放后,协和、贵医都发生了巨变。

    随着各种局限次第打破,两校的关系越发清晰。近年来,亲戚开始越走越近。

    2016年7月,在各方关心支持下,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与贵州医科大学结成结对帮扶关系。近年来,双方频繁开展学术交流,在高层次人才培养、科研平台和“双一流”学科建设等方面取得了成果。

    在协和的指导下,省部共建药用植物功效与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完成申建,2017年3月挂牌成立,成为我省首个依托高校但又独立存在的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

    帮扶贵医建设“组织工程与干细胞实验中心”和“地方病与少数民族疾病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在贵医组织工程与干细胞实验中心的基础上,2017年7月,中国医学科学院成体干细胞转化研究重点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成为首个落户贵州的中国医学科学院重点实验室,中国医学科学院按每年100万元、连续5年在经费上支持该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和发展;2017年9月,贵医“地方病与少数民族疾病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聘请了协和林东昕院士为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指导实验室的建设和相关研究。

    大力指导学科建设。协和对贵医的一流学科建设和申报博士点工作给予了全面指导和帮助,使得后者顺利获批新增2个博士点和4个硕士点。在贵州省一流建设学科遴选中,该校基础医学获得“国内一流建设学科”,药学、临床医学、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获得“区域一流建设学科”。

    帮扶提高人才培养和师资队伍建设质量。在同等条件下,协和优先录取贵医推荐或报考的考生,为后者培养定向博士生、推免直博生(硕士生)、博士后等高层次人才。2017年,贵医选派7人次前往北京协和医学院进修、学习和挂职锻炼;附属医院派遣4名医务人员前往进修学习;成功推荐了3名优秀本科毕业生进入协和深造。

    此外,北京协和医学院积极帮助贵医提升医学教育水平、搭建高端学术平台、加强专科建设等。

    来源链接地址:http://szb.gzrbs.com.cn/gzrb/gzrb/rb/20190313/Articel17002JQ.htm

    上一条:我校赴协和对接“协和班”教学相关工作 下一条:我校召开“协和班”专题工作会议

    关闭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贵州医科大学     通讯地址:贵州省贵安新区大学城贵州医科大学 邮编:550025 邮箱:xcb@gmc.edu.cn   联系电话:0851-88416022  

    版权声明  隐私说明 备案编号:黔ICP备12000314号-1  公网安备 52010302000012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
    世爵彩票官网